乐文小说网 > 极品世子 > 第八十一章:云心,小人物的世界

第八十一章:云心,小人物的世界

        云拢月似乎是玩断子绝孙脚玩上瘾了,娇小玲珑的身影在她临近的血剑堂成员间穿梭着,小脚带着呼啸的劲风踢出,手中寒光一闪抹过其脖颈。

        完后她对着凌逸傲娇的抬了抬下巴,指着她脚下带着不甘、惊惧倒下的尸体,“你太慢了!”

        凌逸面容归于平静,对云拢月的挑衅不置可否,气得云拢月直跺小脚。

        其实以云拢月的性格本不该如此,若是放在以前的她身上,对于血剑堂这种比蚂蚁强不了多少的势力出来的喽啰,她杀了都闲丢身份,脏手。

        可在凌逸面前,她总是忍不住要表现一下,因为在乎,所以改变。她对凌逸的感觉很复杂,有被她自己压制的好感,她会因为凌逸和其他女子在一起而生气吃醋,不论那个人是谁。

        她会因为凌逸的受伤而难过,她忘不掉那个半个月前的那个雨夜,她亲手赐予凌逸的伤势,而昨夜,同样又是一个下雨的夜晚,凌逸为了避免她被陨杀阁的人伤害,拼着自己受伤也要令他们的计划胎死腹中,完全没有考虑他自己的身份会不会暴露,实力能否扛得住,会不会不敌被杀……

        从云拢月得知凌逸是自污名声,将自己包装成纨绔开始,她就知道凌逸所图不小!

        她能有这个念头,她不相信自家小姐想不到,可洪嘉梦依然义无反顾的继续选择凌逸,选择他作为陪伴余生的伴侣,对此云拢月表示很理解,毕竟没有一个女子愿意自己喜欢的人庸庸碌碌无所作为。

        此后,她就一直在观察凌逸的所作所为,被他讽刺的羞恼,重伤他的心疼和不知所措,被他甩开手时的心碎,雨夜守护他、负他回车队的欣喜,他向小姐隐瞒真相原谅自己时,自己内心的悸动,和他拥抱的快乐,得知他被催婚时的生气。

        如此种种,让她不知不觉间对凌逸有了朦朦胧胧的好感,以至于在车队到达丽城时,顾清词请求她去扮演凌逸的红颜,去打击凌逸的未婚妻时,她几乎没有任何考虑就答应了,心中甚至在想为什么要扮演呢,分明就是啊!

        这份好感在得知凌逸为她提前挡下敌人时到达顶峰,让她在一瞬间产生了答应自家小姐的想法。

        云拢月父亲云华的教导下自然明白影月榭实力的强大,尽管影月榭已经没落,可残余势力我不可小觑。

        别的不说,单是和父亲一起投靠洪家的那些弟子们,如今在洪家就担任供奉职务,可想而知影月榭另一系的实力,陨杀阁恐怕只是他们实力的一角罢了。

        凌逸的身份一旦暴露,等待他的不只是大夏皇帝的猜忌,还会陷入和她云拢月一样的境地,遭到陨杀阁疯狂的追杀报复!以凌逸的智商,不会没有这方面的考虑,可他仍旧选择了出手……

        ……凌逸平淡的看着在他面前瑟瑟发抖、几欲瘫在地上的两名喽啰,突然失去了兴趣,缓步上前,指着一个麻子脸,道:“你过来……”

        凌逸话还没有说出口,只见那麻子脸大叫一声“你别过来啊”后瘫坐在地,双手按着地面连滚带爬的往后方挪动身体,看来凌大少爷和云大美女的血腥手段给这位仁兄的心中留下很大阴影。

        凌逸:“……”

        凌逸心中叹息,我明明只是好心提醒他不用死了,留待他们回去给我宣传恶名的,谁知他竟如此怂包,你的气节呢,你的名声呢,你的贞操……呃,扯远了!男的没有贞操,女的才有。

        凌逸只好将目光投向另外一人,嗯,尽管他牙齿打颤,眸光混乱,但他仍然坚守原地,这种不屈的精神值得称赞,就在凌逸准备口头嘉将他时,突然发现,咦,他的裤裆怎么湿了,好吧,走眼了,两个都是怂包!

        凌逸用内力隔绝了自己的嗅觉,上前轻拍这位吓尿了的仁兄的脸,一脸温和的道:“不要害怕,我们都是好人!只要按我说的去做,就不会死的!现在,我问你答。”

        这话说完后,云拢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好人?你现在哪里像个好人了?恶魔还差不多!周围的赶路行人,商贩也齐齐无语,坏人都这样说的吧,您的言行举止哪一点跟好人挂钩了?

        我们都是普通人啊,您这样不顾王法的当众杀人,考虑过我们的心脏承受能力了吗?回去想想都会做噩梦的好不?城中的兵士怎么还不来,赶紧将这人弄走吧,他在这里我们很没安全感的。

        将众人的反应尽收眼底,凌逸心中甚是满意,看着面前如小鸡啄米般疯狂点头的仁兄,续道:“第一个问题,你叫什么?”

        “乌…乌健仁!”

        “很好,你父母真有文化,这个名字太适合你了……知道为什么动你们吗?”凌逸一本正经的问道。

        “为…为什么?我们不小心招惹您了?”乌健仁牙齿打着颤,试探着问道。

        “啪!”凌逸一巴掌煽到乌健仁头上,“不知道?你们干了什么自己心里没数?再想!”

        乌健仁有些晕乎乎的,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自己等人哪里惹这位煞星生气了,咽了口唾沫:“小人真的不知啊,还请大人你明示啊!”

        “还在装傻?”凌逸一脚踹出正中其面门,乌健仁的身体擦着地面划了近三米远,眼泪鼻涕鲜血混在一起,大牙不知掉了几颗,不过很快,乌健仁便爬了回来,跪在地上等待凌逸继续询问。

        像他们这种人最会察颜观色,顺杆子爬,在感受到凌逸那一脚的力量后,心中顿时断定凌逸暂时没有杀自己的想法,也就是说自己还有用。

        乌健仁的心思活络起来,好死不如赖活着啊,能活着谁想去死,何况死状也不好看啊,大哥任泽就惨死在自己面前,头破了,脊骨断了,能活着就怪了,自己现在做的,就是极尽卑躬屈膝,这位公子要煽自己左脸,煽完后咱把右脸也凑过去,让您满意。

        咱就是这么贱,贱到让您感觉杀我就是脏手,只要能活着,什么尊严面子气节都可以不要,那玩意几钱银子一斤啊?大人物才需要那些,咱这种小人物,呵呵,死乞白赖的活着。

        平常跟随血剑堂欺负欺负平头百姓,偶尔调戏一下城里的丫鬟,有点钱花,有点酒喝就够了,死了,没有人在意,平日里坏事做尽,别人知道了也只会拍手称快,这一生就这样过吧。

        不得不说,乌健仁很现实,长期在底层摸爬滚打,让他早就知道了有些人是不能惹的,惹了,会死!

        如今他更是深有体会,就比如面前这位公子,一身白衣微染猩红,长得那是丰神俊逸,看似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谁知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呢。

        乌健仁跟随老大任泽在丽城以及附近的官道上,那是横冲直撞无恶不作,平常欺压良善那是轻车熟路,名声更是臭不可闻。

        据老大说,只要不招惹城中几个大家族的公子小姐及仆从,基本就没有事情,而秉持这句良言,还真没有出过事。

        偶尔有些过路的侠客武者看不惯出手教训一二,他们就求饶哭诉,各种陈情,然后再用银两贿赂一下,基本就没事了,久而久之,他们摸索出门道,让他们愈发膨胀,认为没人能治的住他们。

        谁知今天就被这位白衣公子给彻彻底底的收拾了,人生的际遇就是如此,前不久还趾高气扬的在人前耀武扬威,接受百姓们敢怒不敢言的畏惧目光,现在呢,他如同狗一般跪在这位白衣公子面前,大气都不敢喘。

  https://www.lewen1.net/94/94650/403457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net。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