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极品世子 > 第六十九章:伤归

第六十九章:伤归

        “世子回来了!”

        正欲表示欢喜的几女听到外面侍卫的喊声闻言皆是一愣,许瑶菏最先反应,将手中地图随便一丢,便踏出房间往大门冲去。

        剩下的几个妹子也不甘示弱,齐齐追了出来,便欲紧追而去。

        洪嘉梦身体虚弱,禁不起跑,只能无奈的对着三女摆手示意她们先走,云拢月微微一笑,将她负于背后,内力运转,身化轻鸿。晨儿清词这几日修行并无落下,见云姐姐飘然离去,相视一笑,各自按照内功心法运转内力,在老杜的惊讶目光中身形浮动,绝尘而去。

        许府门口,凌逸一身血染白衣,面色惨白,蒙面巾早已丢弃一旁,上面血迹斑斑,倚剑靠于门口,不时咳出几口殷红,身边两个许府侍卫茫然失措,神色慌张。

        “逸哥哥你回来……逸哥哥你受伤了?谁干的?我要去杀了他们!”

        许瑶菏黑裙飘舞,面带浅笑而来,却看到凌逸一身白衣染血,面色苍白的倚于门柱,身上杀意如火山般爆发,又在一瞬间死死收回,生怕伤到凌逸。

        “放心…咳咳咳…我没事,身上大部分都是别人的血,先扶我进去再说。”凌逸勉强露出一抹微笑,抬眼便看到其他四女也相继赶来。

        许瑶菏咬着牙,连忙上前搀扶着凌逸,一触之下更是发现他的伤势之重,连惊怒也压在心中,眼圈微红,动作极尽轻柔,却是没有立刻行动,反而将一股柔和内力注入凌逸体内助他压制伤势。

        凌逸知道她的好意,当即将身体摆成五心朝天姿势,结合她的内力共同疗伤。

        一刻钟后,两人收功,凌逸喷出一口淤血,神色好看了许多。众女见状心里松了一口气,正欲开口询问,凌逸似乎知道她们所想,抬手指了指大门,摇摇头。许瑶菏让两个侍卫关好大门,便急忙带着凌逸回了房间。

        许飞宇在房中摔碎了一个杯子:“到底是何人,竟敢对世子动手?”

        相比于许飞宇的暴怒,司景反而较为平静:“世子已经受伤了,再谈这些又有何用,先找一些疗伤药材送去才是正经事。”

        许飞宇对自家夫人的话还是很听的,当即收敛了几分怒火:“夫人说的是。”

        当即吩咐管家去府内仓库取药材,招来几个侍女打扫杯子碎片。

        许飞宇很没形象的斜坐在椅子上,蹙眉沉思,司景抿着嘴唇不再说话,房间顿时寂静下来。

        外面大雨不停,天色越来越暗,与暮景逐渐接轨,房间内烛火通明,廊道间灯笼也开始散发亮光,随风摇摆不定。

        许瑶菏的房间内,凌逸躺在原来独属于许瑶菏的绣榻上,五女共坐于床前,皆没有开口。

        五女之中,除去许瑶菏和凌逸功力相当,晨儿清词的内功堪堪入门,洪嘉梦全无修为,唯有云拢月的修为高出凌逸一线,因此凡女的目光均落在她身上,意味不言而喻。

        云拢月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抓过凌逸的手,闭眸感应,良久,她定定的看着他的脸庞,睫毛颤动,神情微冷,眸光如同黑夜幽潭,浅音低吟:“你是遇到他们了吗?他们的目标是我,你又何必插手?你明知打不过他们……”

        凌逸眼中冰冷一闪,首次在众女面前露出桀骜不驯,右手握住她的纤手,缓缓收紧:“谁也不能伤害我身边的人,谁动谁死!哪怕只是想法!”

        云拢月没有在意自己的手被他握住,闻言神情一震,被人呵护的暖流划过心间,螓首轻摇:“你大可不必卷入其中,以你离王世子的身份和你父亲手中的兵权,他们不敢太过放肆的。”

        凌逸淡然一笑,眸中骄傲依旧:“你知道,我不会。区区一个门派残余组成的杀手势力,还不是以让我去做缩头乌龟!”

        听着他们的对话,晨儿清词一脸问号,嘉梦瑶菏隐隐有所猜测,却也没有随便开口,生怕弄错了徒增尴尬,同样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交谈中的二人。

        二人毫无察觉,自顾自的交流。云拢月知道无法劝服凌逸,微微一叹,心中暖意却久久未散,只得换了个话题:“那我是你什么人呀,让你执意去趟这滩浑水?”

        凌逸见她俏脸微红,语气含嗔,眸中却隐含期待,心知她这种口嫌体正直的性格,将她的额前秀发轻拢至耳后,在她心神骤然变得慌乱的瞬间将手收回枕于脑后,笑吟吟的道:“你说是什么关系,嗯?”

        许瑶菏唇瓣撅起,轻哼一声:“都这个时候了还在打情骂俏郎情妾意卿卿我我,真不愧是一对狗男女!”

        云拢月丝毫不气,反而对许瑶菏气鼓鼓的样子感觉十分有趣,不禁开口调笑道:“哟,也不知道是谁‘逸哥哥’的叫个不停,那声音甜腻的让姐姐我心儿颤颤,怎么现在就改口了?你的逸哥哥可还在听着呢。”

        论起撕人,许瑶菏大小姐怕过谁,当即反唇相讥:“对啊,也不知哪位女子,脸上含媚真情流露,眼中那柔情简直几欲将生铁融化了……还追问别人的夫君咱们是什么关系,也不知那礼仪廉耻都丢到哪里去了。”

        云拢月眸含杀气,脸上笑意盈盈:“那也比不上某人刚见面就喊陌生少年哥哥,将身体往人家身上蹭来蹭去,我要是有这样的未婚妻啊,保准掉头就跑,咯咯~”

        许瑶菏夜瞳直欲喷火,小手捏得紧紧的,看样子要不是自知她不是云拢月的对手,这里又不是动手的地方,她早就要和拼命了。

        凌逸有些头大,连忙打看圆场:“都少说两句,自家姐妹何必动气?”

        没想到两女一致对外:“谁和她是姐妹了?”

        凌逸见火烧到自己身上了,直接闭口不言,两女皆哼了一声,双双抱胸抬头望梁。

        嘉梦终于寻着机会,看着凌逸开口问道:“你和拢月打什么哑谜呢,说的云遮雾绕的。”

        晨儿清词两个萌妹皆手托香腮,美眸扑闪扑闪的望着他,凌逸揉了揉眉心,看向云拢月:“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

        云拢月面无表情:“被人打叉,忘了!”

        许瑶菏“切”了一声,鄙视道:“明明就是在撒狗粮,哪里谈正事了?”

        见二女又怼上了,凌逸眉头一皱:“差不多就行了,还玩上瘾了?先听我说!”

        斗气的二女顿时缄默不言,坐直了身体,她们也想知道凌逸这次出门遭遇了什么。

        凌逸露出一丝微笑,开始他的讲述:“我出去的本意是探询一下丽城的势力布局,于是就先去了李家,在那里‘游玩’了一番。”

        几位妹子闻言皆是眉眼弯弯,单是看凌逸眼里充斥的笑意,就知道李家被玩的很惨。

        “我潜入李家后,偶然听到李家众人在客厅密谋对付我,我好奇之下便前往偷听,正好听到一个叫李玉泽的垃圾竟敢提议拿你们做突破口来威胁我,呵呵,所以他死了,我身上的血一大半就是他的。李家家主李乐一也中了我断脉一掌,就算没废发估计也差不多了,顺带杀了几个长老,十来个侍卫,然后我便出来了。”

        众女倒吸一口凉气,看向凌逸的眼神如同怪物。

  https://www.lewen1.net/94/94650/398294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net。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