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极品世子 > 第六十四章:一顿操作,嘉梦论心

第六十四章:一顿操作,嘉梦论心

        柱子后的许瑶菏轻拍胸口,激起一片波涛汹涌,终于,老杜踏出了那一步,许瑶菏眸光一闪,力灌双腿,身体化为一缕清风自老杜身前拂过,老杜只觉手中一空,便看到许瑶菏带着银铃般的笑声飘然而去。

        老杜眼睛瞪大,指着如同黑蝶的身影,“她在我们仨眼皮底下把世子的画抢走了?”

        冯林和邓腾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心中暗道这不很明显吗。

        老杜抽了抽鼻子,悲愤道:“太嚣张了,简直是把我们三人的脸扔到地上踩啊,关键是她是世子的未婚妻,这里还是人家的家,我们还不能去追回,欺人太甚!”

        冯林与邓腾对视一眼,心道这关我俩什么事,画是从你手中被抢的,要丢脸也是你丢。

        许瑶菏拿着画卷一路飞奔,冲到自己房中然后迅速反锁房间,贴着门缓缓蹲下,轻轻喘气以缓解心脏的激动。

        休息了一阵以后,许瑶菏就迫不及待的展开画卷准备一览逸哥哥的春光,却发觉周围一片漆黑,她轻吐一口气,嘻嘻一笑,轻轻摸到一个火折子将屋内蜡烛点燃,顿时屋内烛火摇曳,为房间增添了丝丝温暖。

        许瑶菏此时反而不急了,将房间周围包括床下全部检查一遍确认没有人后,脸上露出一丝激动,将画卷凑到烛光面前,终于看清画卷上的内容。

        看到图画的那一刻,许瑶菏有些失望,小嘴撅起,喃喃自语道:“怎么不是逸哥哥的春宫图呀,白高兴一场,不过”

        许瑶菏脸上露出一丝痴迷,用纤纤玉手轻抚画纸,“逸哥哥这个造型好炫啊,这是刚杀完敌人吗?冷血而霸道,力量和美的完美结合,画这画的人很不错嘛。”

        “嘻嘻嘻,它是我的啦,谁来也不给,我要将它藏好,唔,藏哪儿呢,有些伤脑筋……”

        这边许瑶菏还在对着凌逸的画像大呼小叫,而另一边,老杜三人正在挨训。

        凌逸在客厅简单的吃过饭后,随四女准备回许家早已准备好的厢房,但是出门便被老杜三人拦住,说是有要事要禀报,凌逸便招呼三人到厢房去谈。

        到地方后老杜便将自己发现并没收冯林的画作,后被许瑶菏抢走的事情经过。

        凌逸看着面前的三个

        (本章未完,请翻页)

        脑袋,心中只感到一阵无力。

        三人都是自己的嫡系班底,如果仅仅因为这点小事便惩罚于他们,显得自己太不近人情,可要说就此放过,总觉得心里憋着一口气。

        想来想去,最终一人踹了一脚,“算了,这事就这样吧,找个机会和她聊聊,看能不能要回来。”

        邓腾不解,“可是世子,万一这画真的不甚流露出去呢?”

        对于邓腾这个捧哏,凌逸还是很满意,平静的道:“那就咬死说这是我以前武功未废时做的,他们又找不到证据。”

        邓腾低头拱手,冯林和老杜仍一脸愧色。

        “冯林,据说你画功不错,我与你说几样东西,你若能画出图纸并做出实物,这次的事情我就不予追究了,如何?”凌逸忽然想起自已需要的武器和特制剑鞘敞连形状还没有着落,看到冯林仍然羞愧不已,便出声说道。

        冯林立刻单膝下跪,正色道:“还请世子明示。”

        凌逸在房间慢慢踱步,转了一圈后,眉头拧紧,也让房中三人的心提了起来,终于,凌逸缓缓开口,“我要你打造三件武器,第一,不低于六百斤的重剑,可以比寻带剑大一些,但是不能太大,大概七尺七左右,实在不行九尺九也可,宽度一掌左右,材质须为百煅精铁;第二,轻灵剑一柄,剑长四尺三寸,血槽必开,宽二指左右,材质同样为百煅铁,可使用灌钢法提高韧性;第三,可同时装载二柄剑的特制剑鞘一柄,材质自己选,但是必须能够承载两把剑,且轻剑出鞘一定要无声。我说的这些,你记住了吗?”

        冯林露出思索之色,片刻后掏出随身画笔和宣纸,将宣纸铺在桌上,在蜡烛的光芒下,根据凌逸的描述开始迅速勾勒。

        在浪费十数张画纸后,冯林终于将武器缩小版画了出来,凌逸看了一下便又还给了冯林,毕竟只是图纸,是否趁手满意到时候还得看实物。

        将三人送走,凌逸端坐在床上,继续消化许飞宇讲述的门派秘辛,久久不言,烛火忽明忽暗,虽然是下午,外面的天空仍然漆黑,大雨的稀里哗啦声响依然没有停歇,一些雨滴打湿了窗户。

        云拢月房间。

        云拢月和洪嘉梦相倚而坐,眼神迷离,定定的看着外面的雨

        (本章未完,请翻页)

        点,一言不发。

        洪嘉梦知道她心情不好,没有出声打扰,任由她倚着,不由得想起了自己从没有见过的母亲,眸中升起一层氤氲水雾,心中发问,为何世间总是有这么多不幸,都道天道无情,倒也的确是事实,它从不为个人破例,无论那个人拥有多大的权势地位财富,该来的灭亡始终会来。

        自己可怜吗?或许吧,但自己身边的人,又哪个身世经历不惨的?

        好姐妹云拢月于十岁那年父母俱亡,做了自己的侍女:准夫君凌逸和自己一样,母亲早亡,旁人触手可及的天伦之乐,对她们二人之言却是天堑;而凌逸身边的侍女,经过这么久时间的交流谈心,她对她们的身世也有了足够的了解。晨儿自幼父母双亡,身世比自己和拢月还惨,幸亏遇到凌逸,两人相互倾情爱慕,命运这才有了转折;顾清词那就更不用说,最为悲惨的就是她,十二岁的年龄,本应该享受家族的宠爱,却被杨家突如其来的灭族几乎毁了一切,勉强逃过一劫,被迫入了江湖,但仍面临杨家的追杀,随时可能身首异处,如果不是被凌逸的人带回,那她的结局几乎一眼便可望到,有谁知道她欢笑天真的背后,隐藏了多少绝望和血腥的过去。

        “小姐,你说人活这一辈子,究竟是为了什么?名利权势地位这些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走,却仍有无数的人去追逐,不惜一切的揽入怀中,他们是不是错了?”云拢月依旧靠在嘉梦身上,口中呓语发问。

        嘉梦坐直了身体,用手指转抚她的秀发,最后停留在她的俏脸上,“他们的确错了,因为忘了初心,但他们又没错,因为趋利避害乃是人之天性,他们必须时刻保证自己活下去,而一是他们尝到权势财富带给他们的甜头,便不肯放开了,因此就有了各种争权夺利,阴谋诡计,这,就偏离了他们的最初目标,最终沉浸在其中不可自拔。”

        云拢月继续问道:“那应如何保证初心?”

        洪嘉梦温柔的抚了抚她的齐腰长发,淡淡道:“守不住的,拢月,我问你,如果我现在让你废除武功,去做一个普通人,要为衣食住用发愁的平民,你愿意吗?你肯定是不愿,这就是了,一旦拥有,便不想放下,这是天性,谁也免不了俗。我们能做的,其实就是调整自身的心态上,根据自身实力选择争与不争中,究竟是知足常乐还是负重前行,全在一念之间!”

        (本章完)

  https://www.lewen1.net/94/94650/397412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net。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net